网站首页 > 艺术论文> 文章内容

浅议艺术审美_评论_资讯_凤凰艺术

※发布时间:2021-4-15 7:33:1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审美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包含很多方面,也涉及很多层次、门类和领域,比如有文学上的审美,有艺术上的审美等,文学上的审美又可分为古典文学上的审美、现代文学上的审美等,艺术上的审美也可分为传统艺术上的审美、现代艺术上的审美等。当然,如果再细分的话,还可分出更多的审美单元与内容,而且面对不同的审美对象,审美的视角、标准等也都各不相同。所以探讨有关审美的话题,一定不能泛泛而谈。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这么细分呢?首先是事物与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学科分工不断细化、深化的结果。其次笔者发现,现实中很多文化程度颇高的人,或者说具有一定知识,在文学上也有着一定的人,对艺术方面尤其牵扯到对艺术本体的认识与评价时,却知之甚少,分不清到底什么是高级的艺术,什么是低俗的艺术,什么是专业的艺术,什么是江湖的杂耍,只会在美学的某些常识层面发表一下个人看法,却难以触及到艺术创作的本体部分,难以展开较为深刻的、具体的、富有针对性的阐释和论述。换句话说,即便知识储备再足、文化再高,倘若没有经过相对专业的艺术审美方面的影响和训练,可能依然是个美盲、艺盲。

  另外笔者也一直认为,有了知识不等于有了审美,有了文化也不等于有了审美,知识和文化本身并不会自动生变成审美力。何况文学上的审美与艺术上的审美,本身也属于两个不同的系统和概念,虽然彼此之间会有密不可分的交集,但也绝不能简单划上等号。不是说一个人有了知识、有了文化,就自然而然地具备了一定的艺术审美能力,没那么简单。也就是讲,艺术审美其实是一种相对专业的能力和素养。既然属于专业范畴,毋庸置疑这中间就存在必要的培育、环节,比如需要我们主动对所要了解的艺术门类进行相关的学习、参悟,甚至反复体验、实践,还需要依靠专业人士的点播、周围良好的熏染等,方能得以更好实现,否则,恐怕知识依旧是知识,文化依旧是文化,都与审美力尤其是艺术上的审美力产生不了多少实际的关联和反应。

  更何况在整个艺术界特别是书画界普遍存在轻文重墨、文墨分离,以及新、新等不断涌现的当下,即便是艺术家群体自身,传统派与现代派、架上绘画与观念艺术等,对彼此领域也往往存在着很大的认知盲区和审美。很多传统一的艺术家根本不具备现当代艺术审美思维,而很多现当代艺术家也根本不具备传统美学底蕴,就更别说林林总总、高高低低的个体化审美能力差异问题了。

  其实不只艺术界如此,文学界也是。很多搞古典文学的看不上搞现代文学的,搞现代文学的又看不上搞当代文学的,而且彼此之间也大都不具备跨学科、跨领域融会贯通的审美创造与能力,以致于搞现当代文学的不会写,也不懂得如何欣赏古体诗文,搞古典文学的不会写,亦不懂得如何欣赏现当代文学创作,这样的例子可谓比比皆是,既是现象又了问题的本质,即不类、不同领域的审美,需要相应的、专业的审美素养才能其完成。但可悲的是,一些人却总是意识不到这一点,总是自以为是,自认为掌握了审美要义,通晓了审美规律及内涵,其实不过是一家之右眼皮跳测吉凶言、管窥之见,罢了。

  因此无论是文学上的审美,还是艺术上的审美等,都绝非一个简单的问题,绝不能敷衍对待,因为它涉及方方面面,也关乎我们的日常生活。可以肯定地讲,没有正确的、高级的审美观、审美能力,看问题、做事情就会无趣很多,甚至会带来难以想象的不良后果。譬如,很多地方在文物修复过程中就因此出现了纰漏,把原本沧桑庄严的千年佛像修缮成了“小鲜肉”,造成了文物的严重损害。再譬如,在城市设计规划过程中也因此闹出了笑话,为图省事,有关部门把原本琳琅满目、各具特色的街道招牌简单地整改成了统一黑底白字“殡葬式”“灵堂式”的装饰风格,极大地了城市美学应有的品味,拉低了大众审美应有的水平。难怪会有专家、学者及网友不断呼吁并提出“美盲比文盲更”“管理并不,低级审美才最”等的观点。

  所以我们一定要重视审美问题,既要切实加强美育工作的全面开展落实,又要尊重它的专业性,使其从根本上得以更好地改善和提升。不能只图所谓的管理方便,或者一味追求所谓的实用主义而导致社会审美能力的逐渐、退化,甚至。相反,要在我们曾经有过的、璀璨的历史文艺审美基础之上,结合健康的时代风貌,创造并彰显出更高水准的当代审美特色与格调,唯有如此,才会不负时代的发展,不负文明的进步,才会跟得上大众日益增长的审美意识,才会满足大家过上美好生活的新需求、新期待。而作为一名专业的文艺家、评论家,也一定要对此具有高度的、深厚的人文情怀,不仅要积极投身到大众美育的普及中去,用自己的专业特长为社会做出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同时还要对一切肆意和美的行为,敢于指出,勇于纠正,真正体现出新时代一个文艺工作者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黑与白”作为“抽象2020”三部曲展览中的第二集,试图借用一个纯粹的色彩视角切入当代中国抽象艺术的创作。

  这一次,不论身处何方,过去以怎样的方式参与艺术,认识和人类,艺术展都期待这些未知成为空间站的一部分。

  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文化服务专题展中的文物及博物馆文化创意展区,将以“让文物活起来”为主题,展示文物与科技融合发展的最新成就。

  由浙江省博物馆策划的“金石书画”系列展览(第四期)于9月4日至10月25日期间,在浙博武林馆区(西湖文化广场)开展,分碑帖、书法、绘画、文献四个门类,展出作品94件。

  近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重新后的新展“费利克斯·费内翁:无主义者与先锋派——从西涅克到马蒂斯等”,致敬这位推动现代艺术发展的重要人物。

  被荷兰一权威伦勃朗作品鉴定机构认定是赝品,并被藏在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地下室数十年的伦勃朗画作——《大胡子男人头像》,实际上可能是真的。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
狗狗币